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出版单位试点工作会议

时间:2018-08-29 15:28 | 来源:中国出版网 | 作者:王扬 王臻平 | 点击:

  8月9日,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在京组织召开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出版相关单位试点工作会议。国家新闻出版署副司长冯宏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出席会议。43家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出版相关试点单位代表及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有关同志百余人参加会议。本次会议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主持。

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出版单位试点工作会议现场

  会上,魏玉山院长致辞,冯宏声副司长作会议总结,张立副院长部署了下一阶段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具体工作,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标准化研究所所长刘颖丽介绍了知识服务模式试点标准化工作情况,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技术总监熊秀鑫介绍了中心门户网站及服务模式。知识产权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中国农业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7家知识服务试点单位代表就各自单位知识服务模式及特色,进行了案例分享,展示了知识服务试点成果。在交流互动环节,与会代表就各单位知识服务产品模式、运营模式、用户使用场景、知识服务中的版权保护策略、以及国家知识资源服务平台建设等议题展开了交流和讨论。

  以下是大会精彩内容:

魏玉山:加快推进知识服务资源服务中心各项工作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魏玉山

  受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委托,研究院自2006年进行知识服务工程可行性论证,并在2015年开始逐步推进实施,主要做了三方面工作:一是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遴选。目前,分三批共遴选出110家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其中,第一、二批遴选出的55家单位,已经研发出超过100款的知识服务产品,取得了初步成效;二是知识服务工程标准研制。全国新闻出版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组织相关知识服务试点单位已经完成了8项工程标准的制订,其他10余项工程标准在起草之中。去年,又在国家标准管理部门正式立项了七项知识服务国家标准,为工程建设提供了标准支撑和服务;三是建设国家知识资源服务平台。2016年,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批准研究院承建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今年7月份中心门户网站已基本建成,实现门户网站和单点登录系统同步上线。

  魏玉山就知识服务工程工作下一步如何开展,提出了六点想法:一要加快知识资源服务中心的建设;二要制定知识资源服务中心运营管理方案;三要制定知识资源服务中心与资源拥有者、资源提供者之间的关系协议;四要建立对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的动态管理机制;五要加快知识服务产品的市场化推广;六要做好数字出版行政部门委托的相关工作。

刘颖丽:知识服务模式试点标准化工作情况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标准化研究所所长 刘颖丽

  2015年3月,配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专业数字内容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工作,启动了整个知识服务的标准化项目,知识服务标准体系由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工程项目标准以及企业标准组成,最后要形成一个层级分明、定位准确、协调配套的知识服务标准体系,来支撑整个知识服务中心的工作,以及国家整个知识服务体系的建设。

  目前,已经完成了8项工程标准的制订,其他10余项工程标准在起草之中。去年,又在国家标准管理部门正式立项了七项知识服务国家标准,目前在进行知识服务工作指南标准大纲的制定,指南标准以应用为导向,流程为主线,将给出版单位开展知识服务业务时提供指导。下一阶段,将召开七项国标、两项行标的大纲讨论和核心术语的讨论,10月底之前完成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开始面向全国范围征求意见。

熊秀鑫: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门户网站及服务模式

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技术总监 熊秀鑫

  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的各类服务模式目前都是结合中心门户网站来开展,现阶段是门户网站1.0版本, 2.0版本计划年底完成。服务对象包括管理部门,出版企业,其他企业和个人用户。网站1.0版本可以提供专业知识检索导流、用户共享、版权保护、标准支撑等服务。目前已经有人民卫生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中国农业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等10家试点单位的知识服务平台与中心门户网站进行检索页面跳转对接。人卫社的临床助手、农业社的智汇三农、科学出版社的植物智库、社科文献出版社的皮书数据库,社会科学出版社的社会科学年鉴库等8个系统已经集成了门户网站的单点登录。

  规划的网站2.0版本将为各知识服务试点单位提供知识图谱引擎导流、学术评价、内容监管、智能推荐以及大数据支持等服务。

邓和平:知识产权出版社知识服务建设实践及思考

 

  知识产权出版社科技信息事业部的副主任 邓和平

  知识产权出版社知识服务主要工作来自于知识挖掘语言服务实验室,通过实验室,统筹知识服务研发工作和方向。同时还进行知识采集与管理:采集知识产权相关大数据资源,形成面向应用系统的有序化应用数据。知识挖掘与数据加工:挖掘与抽取知识产权技术知识,形成知识的有序化处理。知识关联与语义网:从基础的本体关联,最终形成对自然语言的理解。知识图谱和可视化研究:从知识图谱构建模型研究到可视化模型的研究和实验等方面工作。

  实验室在在整个知识挖掘与关键技术研究的基础上,就知识服务的实际应用开发建设了一系列的应用系统,包括专利文献机器翻译系统、智能编校排系统、中国知识产权大数据与智慧服务系统、高价值专利挖掘培育系统、专利大数据智能监测系统、专利侵权假冒智能监测系统及“我也会发明”全IP运营项目。

王健:基于用户的教育内容精准投送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副社长 王健

  华东师范大学作为大学出版社,在提供知识服务上的探索更多的还是面向教育,知识服务的基础是用户驱动+内容品牌。基于自身的内容优势资源,找准用户,再将内容进行重新转换,变成不同于纸质图书的新的服务形式,同时还要关注用户行为轨迹,评估用户价值,形成品牌粘性。

  要做好基于用户的精准信息投放。无论做教育出版还是做教育服务,通过知识体系化与传统纸书对接,以纸书为入口,把读者变成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实现内容、服务的增值。例如,面向图书终端用户,提供了“华师小助手”平台,通过平台用户的播放频率、统计分析等数据可以策划新的应用、进行场景化推广和和个性化推荐,实现知识服务的小跨越。

  未来,知识服务工作不仅是知识升级,更在于运营,要把读者变为用户,做社群化营销和学会版权保护。

张承兵:法律知识服务的数字化探索

人民法院电子音像出版社副社长 张承兵

 法信(知识服务平台)是国内最大的法律知识和案例应用平台,与传统数据库相比,具有四大优势:版权资源海量聚集:内容资源的碎片化能够提高使用率,时效更新性强;法条案例细度加工:一是技术公司能做的碎片、校验、标注、关联、超链、注释、引用、统计;二是只有专业出版社的专业团队能做的:信息数据赋值:专业编注;版权资源,超链匹配,统计维度;知识体系全面搭建:通过知识体系做推送,一次检索一站解决,主动智推精准方案;知识与大数据深度融合:我们所搭建的知识体系与大数据的检索维度做匹配。

  在运营方面,做知识服务的场景运营,用数据库和工作场景去做对接,数据化的内容在不同的参数和端口做投放,例如法信里专门执行性内容开放给法院的法官执行平台做检索,与科大讯飞做的现场庭审语音转换做对接等。因为各种场景的存在,我们希望将来对接服务的收入能够超出本身数据库的服务收入。

郭向晖:人民卫生出版社知识服务产品及盈利模式案例分享

人民卫生出版社副编审 郭向晖

  人民卫生出版社只做医学的数字出版,数字出版的各个领域,从电子书、富媒体电子书,到知识库、数据库,到E-learning,到新媒体等等都有涉及。

  人卫社在医学学术“两个助手”—— 人卫临床助手、人卫用药助手进行了知识服务创新探索,这两个产品虽然不是盈利最好的但是在战略层面非常有意义,能够成为转型支撑。因为这“两个助手”都是传统业务部门发起来做的,临床助手是医学学术著作中心发起,用药助手是药学中心发起,通过这两个助手,纸书编辑正在锻炼数字融合的能力,包括选题策划的能力、内容加工能力和运营推广能力,我们实际上希望它作为内部员工能力提升的支撑过程。

  关于这两个助手,基于场景大体有四个渠道想做:一个是C端用户,出版社要占领C端才是转型成功的重要标志;二是HIS系统,结合自身优势,我们碎片化的内容可以通过His系统来传递给医生;三是面对机构用户,提供镜像、打包等服务方式,四是图书增值,把用户从线下引到线上,提供新的服务。

王芳芳:中国农业出版社知识服务工作汇报

中国农业出版社 王芳芳

  中国农业出版社建社60多年来,积累下来很多的精品图书资源,是做知识服务的基础,我们精选出15000种图书资源,进行了结构化的加工、拆分和知识化标引,建设了100多万条知识条目,构建了八项数字资源的加工、存储规范,六项结合本社特点的知识服务标准。

  “智汇三农”是农业社知识服务平台的一部分,面向学校、科研院所等提供知识服务,包括条目式的知识服务,电子图书的阅读、资讯服务、社区功能等。这个平台当中,我们形成了十个数据库:中国农业学全库、中国畜牧兽医全库、中国农业经济全库、中国农业标准全库、中国农业百科频道、中国农业图片库、农业视频库、中国农业年度数据库、农业科技成果库、农艺学全库。

  整个平台基本实现了智能检索, Web端、APP端、微信公众号端均可访问,提供镜像安装、IP登录、帐号登录三种使用方式。未来,我们将探索垂直化、精准化的小数据库产品的开发和运营。

童力军:面向知识服务的《辞海》数字出版云平台

上海辞书出版社副总编辑 童力军

  纸媒时代,《辞海》的影响力非常大,在互联网时代,《辞海》包括传统的工具书影响力逐渐下降,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辞海》在网络空间的影响力。具体为两个阶段目标:一是明年9月份与第七版纸质版同步推出《辞海》网络版,增加一些多媒体的内容;二是打造一个工具书方面的全产业链的知识服务平台。设计思想是以辞海纸质版内容为基础,以技术手段为保障,充实必要的多媒体的内容,建立知识图谱,为读者呈现一个结构化、系统权威的知识服务平台。

  知识服务模式计划包括三个方面:一是面向机构用户提供数据库销售,二是整合辞书社资源,通过API接口,提供给第三方的在线教育平台,包括阅读软件来使用,解决目前互联网上字词解释不规范的问题;三是在基本内容免费的基础上,对音视频、三维模型等内容实行会员制收费。

赵悦:探索特色知识服务模式 打造智慧党建服务平台——以人民出版社“党员小书包”为例

人民出版社预算管理科副科长 赵悦

  “党员小书包”是人民出版社2015年推出的“互联网+党建”数字出版产品,由“小书包”引起的人民出版社知识服务的转型路线大概有四个特点:一是要发挥党建已有资源的优势,二是要拓展内容来源,三是技术的含量要紧跟时代,保证先进性,四是服务要紧贴住全国各级的党组织。

  运维方面,“小书包”提供内容服务、技术服务和定制服务,其中定制是体现服务最重要的板块。无论用户大小,都会配备至少三人的专门的服务团队,有内容编辑,实施人员和技术人员,这是区别于其他竞争产品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未来“小书包”有几项发展计划,首先要把平台建的更开阔一些,进行社内已有平台融合,开发第三方的接口,引进更多更好的资源;其次,要紧跟党建工作,做成一个一站式的解决方案平台,智慧的党建平台;第三是服务的精细化,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地域提供特色服务,例如,为少数民族的党员,开发少数民族语言的“小书包”,传播党的理论知识。

  互动交流环节

  中文集团数字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龙寅发言:

  关于知识服务中的版权保护策略。我认为知识资源的保护上可能不再是关注那些存量资源,而是增量资源。一是传统出版配套的多媒体的资源,二是经过加工转化过以后的新的出版物形式,这种增量资源在版权保护方面,是以后要重点发力的地方。

  中文集团接下来要跟很多期刊社合作,数字化建设的服务里面有一项内容就是帮他们去建自有化的数据库,做免费的知识服务。我们的想法是,期刊社建好自有化数据库以后,给研究院授信,在线投审稿,流程走完以后直接入库的时候就完成版权认证,这种版权认证是以库为单位,而不是以单篇内容为单位,是一个库跟数字版权保护工程直接连接在一起,包括论文背后添加的拓展内容,或者是因为论文汇聚产生的行业报告、教育课件,这些延伸出来的出版物形式直接在研究院进行版权保护的操作。

  再有,目前,期刊方面对数字内容的分类和评价较少,大多是对期刊,对出版机构的评价,我呼吁建立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两个层面的评价体系。最后, 2B行业需求挖掘方面,能否通过研究院借助知识资源服务平台收集大量的需求,将这些需求反馈给我们,对我们接下来做知识服务更有帮助。

  张立副院长解答:

  汇聚内容出版涉及法律问题和技术问题。从技术角度讲,我认为登记在线最为合适,而不是认证,认证确权是个非常复杂的概念。这种版权保护机制运用的想法非常好,希望和你们合作做这方面的深入研究。

  关于评价体系,在知识资源服务中心2.0版本上会有监管评价,当然应该在现有评价体系基础上,兼顾学术科研评价和成果转化评价,如何使评价更加客观、公信,我们也会有课题去研究。关于2B的知识服务,我们会根据数据研究行业的需求,根据商业模式,出分析报告和其他评价指标,这个也可以一起探讨。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电子音像社的副社长宗德宝发言:

  我们对知识服务运营模式和盈利模式,做了一些尝试,我们做的产品完全是针对图书馆行业的。在盈利方面,是通过先找院系教授试用,再推荐,再派专家讲座,再试用来一步步往前推进的。在版权保护策略方面,我也有一点困惑,知识服务资源中心能否对登记的作品提前进行审查,增加登记的有效性。

  张立副院长解答:

  市场推广的方式,结合各自特点进行,可以没有一个固定的方式,注重实效。版权登记问题,我们现在主要是为出版社、出版机构做服务,需要出版合同等相应文件,我们是做的批量登记注册,主要的目前是想帮出版社做版权保护,进而通过出版社去辐射到权利人。我们登记的目的严格来说还是为了保护。还有一种事后追偿,通过水印、指纹,提取特征,进特征库,将来有侵权马上出相似性的分析报告,这个时候就可以做侵权追踪服务。所以登记、保护、侵权是三个阶段的事,但是登记是一个前提。

   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技术总监熊秀鑫发言:

  试点单位尤其是传统出版单位对用户体验这一块,包括用户数据这一块没有足够重视。在互联网或者是游戏行业,其实是对用户操作习惯做了深入的分析。希望大家能对用户体验包括用户行为数据方面加大重视。

  另外一点,人民法院出版社法信端口和参数的开放,版权保护方面是怎么做的?

  人民法院出版社张承兵解答:

  法信的开放端口,实际上有很多种模式,我们内部有一个基本原则,数据不脱离服务器。一种方式是对方来调我们的页面,我们的页面可以根据需求做定制化的设置;另一种是把参数给我们,我们把数据打出来之后,对方可以自己重新设计界面。我们在和各家去签服务协议的时候,会把保密和知识产权服务条款会限制的很严格,我们也会做监测。

张立:下一阶段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具体工作安排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 张立

 下一阶段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具体工作安排包括,第一,知识服务门户网站已经做成知识服务平台的单位,尽快完成页面跳转;第二,单点登录。单点登录简便快捷,主要是为用户考虑,避免在不同的知识库之间反复登录的麻烦;第三,版权服务。版权有登记、保护、版权侵权追踪一系列环节,登记的目的是保护,我们有完整的一套版权保护技术策略,希望大家确实把它用起来。尤其我们做知识服务可能会牵扯到碎片化版权的问题,版权的服务需要大家重视,第四,第三批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单位需填写问卷调查,目前,第一、二批试点单位问卷已经做完并回收进行了初步分析。年底,我们将会对知识服务工作有比较集中的总结、梳理和现场展示。

  知识服务是大家的事,也是出版行业的事,希望我们一起探索行业在新的形势下,产业转型升级的道路。

冯宏声:知识服务的七个关键词

冯宏声副司长做会议总结发言

  冯宏声副司长做会议总结发言,他指出,从今天的会议可以看到,知识服务试点工作顺利开展,知识服务模式与定位日益清晰,试点单位取得了显著成效。对接下来开展知识服务工作,他强调,要加强协同形成合力,以中心为枢纽,打通专业类与综合类试点工作,加快推进国家知识服务体系建设。

  最后,冯宏声同志还就知识服务工作总结了七大关键词:一是位置。知识服务作为出版业得以生存的根基,是我们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对知识服务所处位置的应有认识。二是轻重。对于知识库要去包装、去封装,将原有的内容解构,将原有的出版物通过知识化的方式再做一遍。三是场景。场景要以用户为核心,找到用户的认同感、为用户定制化内容开发。要在场景当中和我们的作者、用户共同成长。四是评价。出版业存在的最本质的价值其实是我们的评价。未来我们要尝试去做知识本身的评价。五是“画像”。我们要做“理想用户画像”。真正从用户角度考虑场景和要做的服务。六是加工。知识生产的环节以加工为基础,我们现在要对传统的生产方式进行改造,变成精加工。七是纵横。出版社无法完成真正的最顶层的横向工作,因此要从纵向考虑垂直领域的工作,学会用主题将多个垂直领域进行串联,对每个垂直领域的主题进行拓展,做横向工作。







 


(责任编辑:小周)
------分隔线----------------------------

首页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集团邮箱 |

Copyright © 中国地图出版社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30716号-1 网出证京字第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2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