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读书笔记

时间:2020-06-16 08:25 | 来源:中国地图出版集团 | 作者:李澜 | 点击:
  “说到底,鼠疫究竟是什么呢?鼠疫就是生活,不过如此。”
  《鼠疫》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尔贝·加缪成书于大半个多世纪前的作品,描述的是发生在阿尔及利亚奥兰的鼠疫及面对这场灾难时的众生相。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现在更适合翻开这本巨作,惊诧于小说和现实的无比相似,即使作者并没有真正经历过鼠疫,但他对事件极其完整、细腻的描述,以及对人性的平铺、挖掘,你都可以在当下新冠肺炎的肆虐中找到对应。
  “热情而冷静的阐明了当代向人类良知提出的种种问题”,加缪在文中将《鼠疫》界定为纪事体小说,用冷静、细腻的笔触刻画了面对这样一场灾难时人们的恐惧、焦虑、痛苦、挣扎和斗争。
  鼠疫初现端倪,在大多数人还没意识到灾难已经来临的严重性时,里厄大夫最先明确承认事实,果断驱逐不必要的疑虑,采取切合实际的措施。“然而,历史总会出现这样的时刻,敢于说出二加二等于四的人被判处死刑。”最早将疫情消息传出并被警方约谈训诫的医生之一李文亮学长,用生命吹响疫情的警示音,社会将记住他的正义与勇气,但加缪说同鼠疫搏斗,只是顺利成章的事,除非是疯子、瞎子或者懦夫,才会任其摆布。里厄大夫恪守一名医者的职业操守,为维护生命和健康奔波忙碌,承认并直面荒诞,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渐冻症院长张定宇,国士无双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八方援鄂的众多医护人员正如里厄大夫一样勇担责任,不为名利、敢于牺牲,疫情不退,他们不撤。
  “个人命运已不复存在,唯有一段集体的历史,即鼠疫和所有人的共同感受。”小说中里厄大夫不是孤军奋战,塔鲁积极奔走,和里厄大夫一同建立了卫生防疫志愿组织,最终因染上鼠疫而献出生命。武汉封城、湖北告急,大批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爱心人士、志愿者积极响应,隔离城市但不隔离爱,倾其所能与抗疫一线同战斗。武汉大学各大校友会和专项基金在短时间就筹集了总额过亿的善款,并在第一时间成立了专业的采购、财务、法律、物流等团队,调动各种社会资源,在全球采购战疫物资,为前线的白衣战士们而尽己所能。各省除了对口援鄂的医疗团队,还为前线医院和湖北人民支援了大批生活物资,广西的沙糖桔、江西的萝卜、内蒙古的土豆、西藏的牦牛肉、山东的馒头、吉林的大米等等。城里的人们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慌、焦虑后冷静下来,在风暴的中心思考自己能为这个社会、为自己生活的城市和家园做些什么。新媒体博主上传武汉封城后真实的日常生活日记,给谣言以致命一击;小区志愿者帮助邻里分装生活物资,共同维护小区这个“家”的稳定和安全;一呼百应接送医护人员通勤的车队,“你们守护生命,我们守护你!”正是这些“塔鲁”一样,积极与瘟疫斗争,在荒诞中凛然前行的无数反抗者,共同筑起守护一方土地的高墙。
  格朗是一名市政府职员,长期临时工,也是志愿者之一,是真正代表了推动卫生防疫工作的这种笃定的美德。战疫号角吹响,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火速下沉社区,增援疫线,带动社区党员、民警、物业人员和居民群众广泛参与,构筑起党建引领、群防群控的严密防线。疫情防控重点在哪里,防控力量就下沉到哪里。热血铸警魂,忠诚写华章,截至2月26日,全国共有49名公安民警、辅警在疫情防控期间因公牺牲。正是重大风险挑战面前焕发出的高度责任意识、责任担当,迅速筑起一道道严密防线,推动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
  朗贝尔本是一个局外人,因出差奥兰而滞留疫城。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团聚,他冒着风险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摆脱囚禁生活,后受到里厄大夫和塔鲁的精神感召,决定留下来做一名志愿者。对于朗贝尔开始的想逃离和最终决定留下来,里厄大夫和塔鲁都没有对其贬低或是颂扬,而是始终理解和支持他的决定。“所以,人们啊,若要保持内心的安宁,你必须学会同情,学会理解,让自己变得更善良更包容。”新冠期间,最美逆行者的身影总能挑动我们脆弱的泪腺。让大家不要去武汉,自己却义无反顾赶往武汉防疫最前线的钟南山院士;“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主动请缨出战的同济医院志愿报名医护人员;封城后交通受阻搭乘警车甚至是物资车也要回武汉与同事一起战“疫”的90后护士;担心离开会传播病毒的憨豆先生模仿者Nigel用积极正能量:“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来表达他对武汉的支持。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疾无分内外,人无分远近。在国内疫情得到极大遏制的同时,我们也看到海外的情况不容乐观,世界的命运在这一时期更加紧密相连。唯有彼此信赖、相互合作,才能保护世界人民的安全,在考验之下勇毅前行。
  人性有光辉便有灰暗。科塔尔这个悲剧人物在鼠疫来临之前担心警察上门而上吊自杀,在鼠疫剥夺了所有人的自由时他才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趁乱做违法生意,还发了小财,当鼠疫平息,他的“好日子”也便到了头,终于在焦躁不安中发了疯,终结了生命。新冠期间医疗防护物资极其紧张,有的人自愿加班加点提前结束假期抓紧生产,有的人却将保护群众生命安全的口罩卖出了个“好价钱”;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制假售假的事件也时有发生。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犯过的错、经历的痛、面临的困,与我们而言是一种警示,更是一种鞭策,于他人来讲也是一种教训。
  《鼠疫》字里行间,你能看到许许多多新冠期间的影子。一开始人们的不相信、不愿相信、不敢相信;宣布鼠疫流行,全城封城;咖啡馆贴出荒诞的广告:“葡萄美酒能灭菌。”,烈性酒能预防传染病的这种思想和疯抢双黄连何其相似;当漫长的与鼠疫斗争构筑起城市的全部生活,晒退了一切色彩,驱逐了一切欢乐,情绪的恶劣也便成了一种慢性病,需要心理干预;相爱或者共死,别无出路,远在天涯的声援不可能分担自己看不到的痛苦,这世上本就没有感同身受;消极无为的人,形式主义类、能说会道类、有权有势类、按部就班类、嫌麻烦类、墨守成规类,人本形形色色;鼠疫袭击过集体生活的囚犯,从典狱长到命不值一钱的囚犯,无不被鼠疫判了死刑,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绝对公正统治了监狱;对防疫的疲惫滋长了一种不寻常的冷漠态度,等待太久的不再抱有期待;突如其来的变故带给人们活在当下、及时行乐的理由;疫情平息后人类的遗忘。。。。。。
  加缪在创作《鼠疫》时是暗含隐喻的,结合历史背景,鼠疫象征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在欧洲泛滥的法西斯主义。“我和同年龄的所有人,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枪炮声中一起长大的。我们的历史从那以后,屠杀、非正义和暴力,就始终没有间断过。”这让我想起为纪念一战结束一百零一周年,大导演彼得·杰克逊执导的战争纪录片《当他们已不再变老》,那些在战争中幸存的普通士兵在经历了残酷的现实、看穿战争的荒谬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场战争毫无意义。”
  灾难过后,真正经历痛苦的已不再变老,而活着的,未必会缅怀,可谓荒诞。苦乐全有,才算得上是一个世界。健康终究会替代疾病,人性的光辉、精神的力量、深刻的反思,将不断指引我们前行。























(责任编辑:小周)
------分隔线----------------------------

首页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集团邮箱 |

Copyright © 中国地图出版社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30716号-1 网出证京字第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8235号